外汇

<p>亚洲股市周四上涨,因为令人鼓舞的制造业数据缓解了对欧元区债务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影响的担忧,但由于正在进行的希腊债务谈判提醒投资者注意问题的复杂性,欧元失去了动力</p><p>金融利差者预计英国富时100指数<.FTSE>,德国DAX <.GDAXI>和法国CAC-40 <.FCHI>开盘持平至略高</p><p>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在日本以外最广泛的亚太股市指数<.MIAPJ0000PUS>攀升1.4%至五个月高点438.674,澳大利亚和中国领涨</p><p>日本日经平均指数<.N225>上涨0.8%,刷新了早盘暂停一些主要蓝筹股交易的系统故障</p><p> <.T>欧元兑美元升至1.3197的高点,周三触及1.32187的高点,之后一些涨幅稳定在1.3170附近</p><p>周三美元兑日元汇率维持在三个月低点附近76日圆附近</p><p> 1月份美国工厂活动在七个月内以最强劲的速度扩张,而德国和中国的制造业表现出对持续的欧元区债务危机的不利影响</p><p>东京三菱UFJ银行驻东京首席外汇经理Mitsuru Sahara表示,制造业数据使得市场暂时摆脱风险厌恶情绪,但对于积极情绪将持续多少存在疑虑非常脆弱</p><p>伦敦铜价周四下跌,而布伦特原油受伊朗供应担忧支撑</p><p>由于欧元的上涨,黄金早些时候触及近两个月的高点</p><p>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分析师斯特凡·格拉伯表示,市场正在消化支持性PMI数据,这已证实工业活动与去年第四季相比看起来要好得多,但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尤其是欧洲的资金压力</p><p> </p><p>选择性风险</p><p>由于资源丰富的国家受益于出口黄金和煤炭,澳元被视为风险偏好的衡量标准,周四触及5个月高点1.0758美元,受到2011年创纪录的贸易顺差的推动</p><p>欧元兑美元走强,支撑金价上涨0.4%至1,751.30美元,为近两个月来的最高点</p><p>风险偏好的复苏打压美元,使其指数在主要货币<.DXY>附近以周三触及的八周低点78.623附近衡量</p><p>撒哈拉表示,干预担忧使得美元/日元汇率处于窄幅区间,而且美元/日元持仓量略有增加</p><p>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的分析师表示,1月份几乎所有资产类别都出现上涨,部分原因是投资者回购了2011年大部分时间卖出的资产</p><p>然而,欧元区的风险并未消失,对反弹构成威胁:对希腊重组的明确决议仍然难以捉摸,巴克莱表示</p><p>希腊尚未与其私人债券持有人就期待已久的债务互换达成协议,这对于确保全球贷款机构的救助以避免违约至关重要</p><p>银行家表示,债券互换协议基本上已经完成,这意味着希腊债券持有人的实际损失约为70%</p><p>但是,在宣布交易之前必须商定第二次救助和任何官方部门参与,因为所有要素都是相互关联的</p><p>欧元区债务危机可能避免转向恶化的乐观情绪恢复了对该地区主权债务的一些需求,导致一些负债累累的国家的收益率下降,这些国家最近由于对其融资能力的担忧而被投资者所避开</p><p>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债务收益率下降,宽松的紧张局势拉低了欧洲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欧洲央行12月承诺维持该系统的充裕资金</p><p>在日本,由于一家媒体报道称一家日本顶级银行制定了应对政府债券价格大幅下跌的应急计划,市场情绪受到影响,债券价格在强劲的10年债券出售中回升</p><p>该报告强调了这种下降可能即将到来的担忧</p><p>尽管全球对高主权债务水平的审查越来越严格,但政府债务收益率仍然受到压缩</p><p>亚洲信贷市场走强,